• <small id='h3mb94c1'></small><noframes id='m39hm6rb'>

      <tbody id='0orgma7q'></tbody>
  • 中国城棋牌游戏官网-聚合支付亂象屢禁不止即將迎來統一監
    发布时间:2020-08-24 13:59

    聚合支付亂象屢禁不止即將迎來統一監

    支付領域的強監管仍在持續,近期接近監管的人士透露,聚合支付管理規范正在制定中,聚合支付將迎來統一監管。在生活中,聚合支付給我們提供了極大的便利,無論你使用微信、支付寶還是京東錢包、銀聯云閃付等,只需要掃描一個二維碼就可以輕松付款。然而缺乏統一監管的聚合支付也滋生了監管套利空間,如屢禁不止的二清”模式、為黑產提供渠道等。據悉,在斷直連”落地后,監管也在著手制定統一的聚合支付新規,聚合支付的新一輪洗牌在即。

    聚合支付成為線下流量入口迎來巨頭收割”

    打通移動支付最后一公里”,聚合支付正成為線下流量入口。很多聚合支付服務商將諸多第三方支付的接口接入,做成一個聚合平臺。比如收錢吧、哆啦寶、付唄、收錢吧、樂惠、錢方好近等等。這樣一站式的聚合平臺,為用戶掃碼、商戶服務提供了便利。

    微信支付沒有一個BD。”在2019年3月微信支付在廣州舉辦的服務商大會上,微信支付相關負責人曾如此表示。這反映了支付行業的現狀——移動支付的普及,需要聚合支付服務商的參與,聚合支付可以滲透到各個小縣城、不同場景,去連接各家小商戶,如街邊的小飯店、小商鋪、流動商販等。

    因此,無論是微信支付、支付寶還是銀聯,都需要依賴這一角色來真正實現商業落地。聚合支付的存在,將多樣的支付方式進行融合,并為商戶提供服務,簡化了商戶對多種支付方式支持的產品形態。因此,聚合支付也迎來了新發展機遇。

    2018年底派盟發布的《中國聚合支付行業發展報告2018》顯示,預計2018年全年聚合支付機構處理交易筆數約為540億筆,相比2017年增長60.59%,處理交易金額超過21萬億元,相比2017年增長105.39%。

    據新快報記者了解,此前聚合支付的主要盈利來自于支付機構的返傭,而這一兩年來,手握流量玩法多樣,支付已經不是最賺錢的部分了。”某聚合支付負責人表示,還有給商戶提供推廣、運營服務、為B端和C端用戶提供金融服務等等,比如在線下掃聚合支付哆啦寶的二維碼付款時,就直接關注了其官方公眾號。

    成為流量入口、潛力巨大、商業模式多樣……聚合支付自然成為巨頭爭相入局的領域。據新快報記者不完全統計,僅在今年上半年就有七八家聚合支付獲得融資,2018年全年也有十余家得到融資。融資方包括了BATJ、恒生電子、攜程等科技巨頭,也有IDG資本、金沙江創投等知名創投,還有第三方支付富友集團等。

    2018年以來,中小支付機構漸次退出C端戰局,以聚合支付為工具,注重在收單業務上突圍,追逐交易量和傭金收入,圍繞B端商戶探索‘支付+’轉型。”蘇寧金融研究院互聯網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

    二清”模式風險大,非法支付現象屢禁不止

    由于聚合支付主要服務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的線下掃碼業務,因此也成為第四方支付”,具體工作依然是商戶拓展、收單布放、數據管理、營銷統籌等等。

    但是,與第三方支付相比,第四方支付的進入門檻幾乎為零,不需要POS硬件、不用遵循銀聯標準、也不需要繳納備付金,做一個微信公眾號或者門戶即可接入支付機構,因此一直以來,以聚合”之名行二清”之實的機構并不在少數。但這類二清公司沒有支付牌照卻在從事資金收單清算業務,容易產生跑路風險。

    一清”是通過銀行或者有支付牌照的第三方支付公司清算,交易結算時是直接將款項轉給商家結算,而二清”則是需要兩次清算,即結算資金需要在銀行和第三方支付機構先把錢轉到二清”公司,再結算給商家。很多商戶之所以被二清”公司蒙騙,是因為其通過違規操作降低商戶收單成本,提高分成利潤。

    支付信息安全也是一大問題。聚合支付由于累積了眾多商戶資料信息,若保存不當也會造成商戶、法人等信息泄露,甚至會將用戶信息留存用以二次營銷,倒賣給其他互金公司、信用卡中心或博彩機構。

    此外,非法支付也給一些黑產甚至是洗黑錢的商戶提供了渠道。近期,廣東警方也通報了多起第四方支付”接黑灰產的案件。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通過大量購買空殼公司或利用員工個人信息注冊大量的第三方支付賬號,通過技術手段搭建平臺,聚合這些賬號收取客戶資金,為黑灰產業犯罪提供資金結算,從中賺取手續費。

    據廣東省公安廳網警總隊民警吳海柱表示,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如同‘賬房先生’,為黑灰產業打理著資金。”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搭建成本低廉,能夠為非法網站提供結算通道、技術支持和售后客服支撐,充當非法網站運營者和客戶之間的第三方角色,

    他表示,由于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的介入,黑灰產業在資金結算方面更加便捷,規模不斷擴大,資金流水驚人。如在此次深圳網警破獲的案件中,相關平臺服務對象常涉黃賭詐”僅3個月就吸金34億元。再比如河源市黃某團伙則利用非法第四方支付”平臺為行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非法傳銷活動提供資金支持,3個月流水達9000余萬元。

    多種亂象已引起重視,行業即將迎來統一規范

    近年來,隨著斷直連等對第三方支付的管理逐步落地,一直游走的監管之外的聚合支付也終將迎來統一監管。

    無準入門檻、沒有獲得支付許可卻從事資金清算的二清”公司仍存在,年交易規模尚未有確切的統計,在這背后,商戶賬戶安全、支付安全、信息安全、涉嫌洗錢、涉嫌為黑產提供通道、跑路風險等多種亂象,早已引起監管重視。

    事實上,早在2017年央行就下發《關于開展違規聚合支付”服務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對于開展業務的聚合支付服務商定位于收單外包機構,并提出不得從事商戶資質審核、資金結算、收單業務交易處理等核心業務;不得偽造、篡改或隱匿交易信息;不得采集、留存特約商戶和消費者的敏感信息等要求。

    2018年年中,全國金融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就聚合支付安全技術規范征求意見,并提出了關于聚合支付技術平臺的基本框架,規定了聚合支付系統實現、安全技術、安全管理、風險控制等要求。

    但是,目前對于聚合支付門檻、規范尚未有統一的國家標準,行業發展多以自律為主。規模較大的聚合服務商,像美團智付、收錢吧、銀聯商務這些日均交易筆數遠超千萬的,相對會比較珍惜自己的羽毛。一方面不走‘賣通道’的獲利捷徑,另一方面在做很多業務決策的時候自律性也更強,會更主動地向監管原則靠攏。”有業內人士表示,規模較小的四方,對未來經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在逐利的層面就表現得比較短視,往往追逐快錢,忽略了合規自律。”

    據了解,相關部門正在推動聚合支付新的管理辦法的制定,以明確行業準入等安全要求。可以預見,在國家對金融管制越來越嚴的大環境下,互聯網巨頭們加速布局聚合支付領域,為了開疆拓土數字化服務體系,新一輪的競爭洗牌又將開始。

    棋牌app盈利模式 棋牌app下载送50元 棋牌app线上 支付 中国城棋牌游戏官网

      <tbody id='htvv8pac'></tbody>
  • <small id='fqqd3qok'></small><noframes id='c7t37dwv'>

      <tbody id='y0801fu1'></tbody>
  • <small id='noyl9vtk'></small><noframes id='wkd9amj6'>